2013年12月1日 星期日

再看『田間生物紀錄表』

  春耕、夏耘、秋收到冬藏,在冬至前完翻土,今年的農事大致告一段落,等的就是水草在土中慢慢分解腐化,化成明年的養分[註1]。今年的收穫期,沒了颱風來光顧,大致都順利完成稻穀貯存,分享大家的米糧滋味的同時,也驗收一下這半年來大家的『田間生物紀錄表』[2]



2013年11月14日 星期四

毛蟹的歸鄉之路

  山上的阿伯都說:『以前落雨出大水的時候,毛蟹[註1]攏ㄟ走到田裡躲。』意指為了躲避宣洩的大水,毛蟹會從水圳或坑溝進入水流較遲滯的水梯田中,雖然在阿伯們的眼中,毛蟹掘洞的習性常常讓田埂破洞漏水,但早期物資缺乏的年代,毛蟹也是大人小孩補充蛋白質的另一種選擇,讓人又愛又恨。但隨著農村人結構改變,水梯田耕種面積越來越少且零散,田中的毛蟹似乎也成了山上人記憶中的一段插曲片刻。


2013年10月31日 星期四

摃仔寮番薯五四三

  在田裡長滿了水草的秋天,為了感謝這一年來支持水梯田的朋友,和禾生產班以接待朋友的心情,邀請大家來山上做了幾趟小旅行。不管是來樹伯家和蕭二哥家參一腳的、及出一張嘴支持的「和夥人」,或是主婦聯盟公館站的媽媽團,最讓大家回味無窮的,應該是那很有貢寮味的煎番薯粿吧!


2013年10月14日 星期一

日本里山見學行--大學裡的神去村「龍谷之森」

  朋友們讀《水梯田--貢寮山村的故事》,常會因老一輩農戶豁達敬天的態度,而提及《哪啊哪啊神去村》這本書,同樣的感動來自我們重新想起:那周遭曾有但不知不覺中消失的淳樸,這是一種做每件事都很神聖的相信與踏實,以及每件事盡力後也都只能聽天由命的從容。

  話說,神去村出了續集,說了一段林業株式會社的往事與經營現況,讓我們又想起去年此時拜訪「龍谷之森」的經驗,當時的一些困惑在書中有了脈絡上的理解,也想起該繼續趁冬期休耕跟大家繼續分享日本所見!

2013年10月1日 星期二

【2013貢寮水環境保育研習】借鏡‧分享‧回饋

  到八月上旬,山上的水梯田陸續收割完畢,今年田裡的農忙大抵告一個段落。趕在雨季開始之前,在貢寮國中及貢寮國小提供場地的協助下,跟著一群來自台灣各地的夥伴,進行了兩天的【貢寮水環境保育研習】。   

  連著五年辦理水環境研習,今年特別不一樣,有別於前幾年我們希望透過學校教師,將水環境議題轉化成課程,帶進既有教學體制。今年的對象是一群對水環境議題關心,或有志投入友善耕作的環境工作者。在短短兩天的研習裡,我們希望把三年來關注貢寮水環境保育的心得與經驗跟大家分享,雖然時間有限,但期望透過研習,能開啟這些夥伴不同的思維及想法,透過自身的角色,在不同領域發揮影響力。


2013年9月16日 星期一

心防線?別懲罰為環境努力的農人



  這個夏天令人疲於應付。人口稀少的散村中,私領域變成公共場所,讓原本寧靜的水梯田社區有了莫名的壓力。農人常在自家田裡,撞見不認識的人帶著其他不認識的人導覽;或說是受託於電視台的導演,拎著兩桶龜鱉放在田裡模擬拍攝;田裡多了穿著雨鞋拿著捕蟲網的人、多了不明的蝦籠陷阱、還有自動相機佈往巡水路。


  農人在隱私的壓力之外,如何避免入侵種、避免田埂損壞等的環境巡護管理壓力,變得高度不確定,護管工作成本變高、又提心吊膽。因此我們不歡迎以上行為。

2013年8月20日 星期二

鯨奇三貂灣


繪者:揉眼睛

  海邊有鯨魚!而且不是擱淺,而是活生生、自在悠遊的鯨魚。這個意外的訪客,是八月初東北角沿海居民的話題。一開始是在和美外海,有漁民在作業時,被突然冒出水面的鯨魚嚇得返航。幾天後,這隻鯨魚遊入了卯澳灣,隨著潮水,也或許是隨著魚群在灣裡灣外逗留了二天,接著的幾天,仍不時有漁民在海上與牠相遇。

2013年7月26日 星期五

今天我們來割稻--水梯田中的團隊教育

  「下一篇BLOG要寫~~擅長割稻的孩子不變壞。」C聽到我這麼宣稱,也停下割刀直起腰來舒展一下:「說說你的論述吧?!我倒是覺得,割稻的男人不會變壞。因為...因為都已經沒力了。」

2013年7月14日 星期日

阿伯又說對了

07/13少雨的蘇力颱風帶來十多年來最強的風勢
(圖片來源:中央氣象局)
       過年後,劉伯常唸著:『菜頭嘸結籽,今年恐怕不是好年冬!』

       秋金伯插秧後一直在跟負泥蟲奮戰,好不容易度過負泥蟲這一關,又遇到三年來最嚴重的縱捲葉蟲大發生,『今年田蠳真正少,不過蟲有夠多,不只田裡,四處蟲都多,你看那些大冇(水同木)都被蟲吃呷沒葉仔!』

       今年的氣候三月太熱,四月太冷,田裡生物顯現出的狀況是蜻蜓特別少,負泥蟲和稻縱捲葉蟲這些水稻的仇家特別多,氣候如何影響生物的消長,還需更多的研究來佐證。蟲再怎麼多,稻還是撐過來了,七月初的水梯田,已看不出之前遭受蟲害的樣子,然而進入收穫季前遇到了颱風,稻子是否還能挺得住?

2013年6月28日 星期五

讓我們水在一起~~水田與溪流保育研習


         人禾連續第五年辦水環境研習了。
前三年的重點放在教育轉化,希望協助更多學校教師真實體驗並認識溪流、以及她所面臨的威脅,然後願意回到學校引導學生理解自然水域所提供的服務。這樣的學習機會,我們還沒有進一步追蹤是否透過老師的行動而延續,但隨著越來越多學校可以使用我們在環境學習中心的課程(羅東自然教育中心員山生態教育館內雙溪自然中心),那麼多的師生在溪流中開了眼界有了新想法,我們覺得這個重心可以轉移了。
        我們想找願意實際觀測土地健康的人,一起來行動。

2013年6月9日 星期日

水梯田‧茶


       過年期間到盧伯家走春,難得和平常總是神隱的盧伯盧嬸聊了一下午,聊著聊著聊到了採茶,盧嬸說:「大頭波開花,就是挽茶(bántê)的時陣(sî-tsūn)!」台語的『波』(pho)指的是懸勾子屬的植物,以野生植物的生命周期來判斷作物的採收期,好一個動態的田野日曆啊!於是,我央求盧伯盧嬸今年採茶時一定要讓我跟。

2013年5月29日 星期三

新學期,新氣象,一起完成『田間生物紀錄表』

       驚蟄過後,一棵棵在秧田裡蓄勢待發的秧苗,在阿伯的幫忙下,陸續被移到田裡,準備大展身手一翻,也宣告熱鬧的田間世界即將展開。這兩年在山上跟著阿伯學習與觀察,田裡豐富的生態,總讓我們嘆為觀止、驚喜連連。不用藥的環境裡,大自然總會有方法抑制病蟲害的擴散,我們試著想將這錯綜複雜的自然機制簡化,但畫筆起落之後,還是密密麻麻一張。

2013年5月14日 星期二

出一張嘴,買米買水買未來

為豐饒與安全而投資


      三月,在台北ATT 4 FUN的舞台,一場名為「美就是來自美的實踐」的設計師聚會上,緊接著剪染大師的春夏趨勢髮型秀之後,一整群來自全台的合夥人盯著他們共同投資的環境資本:螢幕上出現了遠在貢寮山區,和禾水梯田的故事,以及永遠趕得上春天時尚的農夫們,和他們的野生物夥伴。短短20分鐘的「惜地愛物之美」,其實正開始台灣先驅的「生態系服務付費Pay for Ecosystem Service 」PES計畫,一個由水梯田及河溪串連起的互惠合作社原型。



2013年5月7日 星期二

來自田野的銘印


    那天雨中,水梯田體驗會員的孩子們跟著大人,從一開始不太敢踩進看似無底的泥土中,到一路笑喊著「記得要幫稻子按摩喔~」,穿著黃雨衣的他們,就像「銘印」實驗中跟在勞倫斯博士身後的黃毛小鴨,那麼自然地,彷彿就認定了自己是個小農夫。

2013年4月15日 星期一

舊好男人的美好驕傲

       那天一時還等不到人,就去街上繞一繞。在這個大山脈尾稜與沖積平原交錯的小村,在省道的兩側除了慣常往山上的幾條路線,還有許多盲巷或神奇連通的小路,在緊湊的工作間從來沒有走過。


2013年3月28日 星期四

綠藻是海上的秧田

       春分,山上的水梯田陸續開始插秧,山神把田間管理的責任交給了里山農人,漫步到海邊找海神聊聊,就在明媚春光中對起詩來。

       海神引鄭愁予:「山,是凝固的波浪。」

       山神沈吟,望了礁岩上的那抹綠,回:「藻,是海上的秧田。」


       「在東北角,果然知海者莫若山!」海神笑著拍打出浪花來,綠藻的裂片被打落少許,原本在上面覓食的海兔一個踉蹌趕忙穩住,黑毛群在下面爭食。

2013年3月25日 星期一

食蟹獴,回家了!


       不知何時起,我們開始比較起有關食蟹獴的紀錄:

       H生平第一次來貢寮上工就看見食蟹獴~最幸運。

       K在大白天拍過一個畫面有兩隻阿獴過馬路~最爆框。

       觀察家在田邊裝的自動相機,拍了一連串阿獴進出覓食的畫面~最楚門。

       遠在和平林道的林管處夥伴,也展示了食蟹獴低頭走到公務車輪邊才驚覺逃跑的畫面~最天兵。

       我則從昨天到今天24小時之內,在3個不同地點看見2隻阿獴跑過馬路+1組田埂腳印,自封~最有緣。

2013年3月14日 星期四

讓5000元變大!


       經過了讓人熱血沸騰的309,大家終於可以靜下心來看看『貢寮和禾水梯田體驗支持會員招募』是怎麼一回事,針對這幾天讀者們的提問,整理如下。春分是水梯田農戶插秧的參考節氣,轉眼間春分快到了,想一起支持保育、來水梯田見學的朋友動作要快啊!

2013年3月7日 星期四

那些阿伯之外的里山青年們

        「為什麼貢寮水梯田只有阿伯的故事,該不會整座山只有阿伯吧?!」這回,我們就來解答大家的疑問吧!

2013年2月21日 星期四

你問我最近山上好嗎?


你問我山上最近是什麼顏色?

我看著冬日迷霧山嵐的白茫,有著東北角淺山獨特的美感;

也在霧散之際撞見享受日光浴的鳳頭蒼鷹、撞見林木新芽的嫩綠。

至於那些還蓄著田水的天階,是映著晴空的湛藍?還是雨的灰白?阿伯天天看著總是多彩斑斕。

2013年1月15日 星期二

農地多元化利用 水梯田一直都是


       休耕轉作制度在102年起有重大的變革,其中增列了『特殊耕作困難地區和生態田』這個項目,並將水梯田歸為生態田,對於生態田的認定標準為何,也許需更細緻的討論,但是談起『農地的多元化利用』,生活在水梯田的生物可是實踐的最徹底的。